日本新元號為「令和」(れいわ),R 的時代開啟


日本政府官房長官於 2019 年 4 月 1 日上午十一點半宣布新元號(年號)為「令和」政府將於 5 月 1 日改元,這也象徵平成三十一年後,日本將進入新的時代。

「令和」典出日文文學《萬葉集》,相較於過去採用中國典籍,這次則是首次從日本文學中找尋靈感。不過這是一首「詠梅歌」,出於〈梅花の歌三十二首〉序文:

初春の令月にして気淑く風和ぎ、
梅は鏡前の粉を披き、
蘭は珮後の香を薫す。
于時,初春令月,氣淑風和。梅披鏡前之粉,蘭薰珮後之香

從「令月風和,梅披鏡前,蘭薰珮後」中擷取而來而成「令和」。

之前有朋友說希望新年號可以叫做「天元」或「初音」,但實際上不可能的理由並非宅味過重,而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:
  
為了避免混淆,新年號縮寫代稱應避免和前三代之年號相同。


  
所以新年號的代號縮寫不能是「大正(T)」、「昭和(S)」和「平成(H)」,所以很遺憾的,天元和初音都不可能(雖然我也希望是 2019 是初音元年啦)由於年號關係到日本社會的所有面向,所以從提案到審查,最後議決的過程都十分嚴謹,保密更是到家,絕對嚴防任何風聲的洩漏。
   
但是日本新聞史上還是發生過「光文事件(こうぶんじけん)」


  
1926 年 12 月 25 日清晨一點大正天皇逝世,東京日日新聞(現每日新聞)於清晨四點發佈號外,宣稱新年號是「光文」。但是上午十一點公開的年號卻是「昭和」,從「獨家大新聞」變成「天大誤報」,社內一堆大頭引咎辭職。

出版於 1941 年的《東日七十年史》也將此事件視為該社史上的最大恥辱。1956 年,當時任宮內廳的中島利一郎在節目上透露,本來年號確實訂為「光文」,但因為不爽被媒體先披露,所以臨時改成了「昭和」,猪瀬直樹在關於天皇的著作中也採用此一說法,但宮內廳的官方紀錄則指出「光文」從未進入最後備選。

63 年後昭和天皇駕崩,又面臨了新年號的猜測,也出現了「旭日」、「和光」之類的謠言。大批記者都守候在審議委員的門前希望探得一點風聲,而這次每日新聞(之前的東京日日新聞)為了一雪前恥,投入全社力量,最終正確於 1989 年 1 月 7 日下午獨家搶先揭露正確年號,在後來發售的世紀社史中,把這次的成果稱為「挽回社譽,一雪我社六十三年來的恥辱」

這次並非平成(今上)天皇逝世,所以年號有更充足的時間可以挑選、審議,所以更被所有媒體熱烈關注討論,幾乎所有審議委員都被媒體緊盯,一般認為由於平成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等各種災害,民眾都期許新年號能象徵平安好年,所以大多認為會採用「安」、「永」、「和」之類的漢字,例如之前民眾票選「永和」得票最高。

四月一日上午就會在國會進行最後議決,十一點半由官方長官公開,這段時間為了防止洩漏,所有有識審議者將會被限制在一個小房間中並交出手機等所有設備,更是新聞資訊和保密工作的大戰,看看哪家新聞搶先發佈,有在日本的朋友,今天也不妨到各大街口去拿號外。

對了,其實還有一個今年限定的無用小常識。今年日本少了一個國定假日,也就是「天皇誕辰紀念日」。因為明仁(平成)的生日是 12 月 23 日,而即將繼位的皇太子生日卻在已經過了的二月,所以今年日本就少了一個假日啦XD

More Posts